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离开望京 - 经济观察网 - 专业财经新闻网站

2021-08-09 17:20      点击次数:

北京城东北角,望京新城西门报摊上的角落里,《韩娱时尚》、《纯韩风尚》等韩国娱乐杂志堆了厚厚一叠,上面铺着一层灰,好久没有翻动的样子。 每天看着一群群的韩国人拉着箱子往外走,谁还来买杂志?报摊老板、一个30出头的小伙子抱怨道,以前都是韩国人买了

  北京城东北角,望京新城西门报摊上的角落里,《韩娱时尚》、《纯韩风尚》等韩国娱乐杂志堆了厚厚一叠,上面铺着一层灰,好久没有翻动的样子。

  “每天看着一群群的韩国人拉着箱子往外走,谁还来买杂志?”报摊老板、一个30出头的小伙子抱怨道,“以前都是韩国人买了看,现在他们走了很多。”

  这里被称为北京的“韩国村”。在这片社区里,就连修鞋配锁的小摊也有中韩两种语言标识。韩国餐厅、学校、医院也是一应俱全。中国社科院韩国研究中心研究员朴光海曾透露,北京目前总共有5万-7万韩国人,光望京地区就有3万-3.5万人。

  “在这里,即使你不懂一句汉语也没有关系。”这是大部分居住望京的韩国人的感受。很多人在这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,不过,现在却有越来越多的韩国人选择离开望京。

  “在家可以和父母一起住,房租、吃饭都可以省不少。”来自韩国大田的李皀贤说。

  李皀贤现在是北京中医药大学一年级的学生。来北京一年多了,他依然是典型的韩国人装束。一顶无边的灰色帽子松软的耷拉在头上,刻意露出一点刘海;灰黑相间的围巾不经意的系在脖子上,鼻梁上架着的无框眼镜让人想起韩国影星裴勇俊。

  过去,课余时间的李皀贤更喜欢和韩国同乡们坐在一起聊天,现在,他选择坐在KFC里,按照每小时30元人民币的价格教授韩语。

  “去年,1万韩元可以换70-80元人民币,现在只有50元左右了。”李皀贤有些无奈。

  “每年2.6万元人民币的学费还好,因为开学已经交了。但是房租是一个季度交一次。上个季度的房租是150多万韩元,可是这个季度就变成了200多万韩元。”

  实际上,这几个月望京地区的房屋租金价格一直在降。四肖四码三期必中一肖不过,金融危机爆发之后,韩元兑美元持续贬值,人民币兑美元却在小幅升值,生活在中国的韩国人觉得韩元越来越不值钱了。

  面对这样的变化,一些韩国人选择了离开。“从10月初到现在,我有两个同学从学校拿了一份结业证书就回韩国了。还有一个同学请求学校允许休学一年,上周也走了。”李皀贤说。

  中国社科院亚洲太平洋研究所王晓玲博士曾经在韩国呆了8年。非常了解个中缘由。她说:“韩国对教育非常重视,很多家庭并不宽裕,但都倾注全力支持孩子上学,现在韩国国内经济一出问题,韩元大幅贬值,普通家庭就没有办法支付孩子的留学费用,只好选择回国”。

  李皀贤选择了留下,这意味着他要自己想办法。他尝试着给人教韩语。“我发现自己赚人民币,比从家里邮寄韩元过来要划得来。”他说。

  到底有多少韩国留学生离开了望京,离开了中国,目前还没有权威的统计。不过有数据显示,在所有来中国留学的外国人中,大约有2/3是韩国人。

  危机蔓延也影响到了在这里工作的韩国人。一年前,朴先生只身来到北京,跟一位韩国的艺术总监从事舞台设计工作。空余时间他也学习汉语。现在他用汉语进行简单的日常交流已经没有多大问题,只是常常把“汇率”说成“换率”。

  老板给朴先生的工资不高,所以他有时候还要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。刚来北京的时候,朴先生在望京新城租了一套两居室的公寓,不过,现在这套房子已经是他与人合租了。

  望京新城四区是韩国人居住最集中的地方。11月的北京,天气转凉。然而,即便到了晚上八九点钟,整栋大楼亮灯的房间也只是星星点点。

  “以前这一片的房子都是租给韩国人,这段时间他们退房的特别多,有的甚至连押金也不要就搬走了。”我爱我家房地产经纪公司望京区的置业顾问陈喜成说。

  韩国的“中国热”始自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。除了留学生以外,随着韩资企业的进驻,来中国工作和生活的韩国人已经形成了一股巨大的潮流,满足当地韩国人需求的第三产业也随之兴旺。

  望京新城居委会书记双存玲说,以前韩国人在这里居住,就来了很多会说韩语的朝鲜族人,他们多是做家政或者餐厅服务的,一般都租住地下室。现在韩国人一走,朝鲜族的人也跟着走了。“这段时间地下室空出了很多。”

  没有人知道危机会持续多久。眼下,李皀贤把业余时间都用在了赚取人民币上。他还在一个有名的韩国文化网站留下这样的信息:“身高172cm,擅长演唱韩国歌曲,舞台形象好。”

  朴先生的手机停了,他最近跟人联络一直是用社区小卖部里的公用电话。他说:“我不准备充值了,我想先回韩国,先观望一段时间再说。”“观望”是他学会的一个新词。

  因为旧杂志剩了一摞,那个看报摊的小伙子已经不再进新一期的韩国娱乐杂志了。不过他并不为此烦恼,对着那堆旧杂志,他笑嘻嘻地说:“买娱乐杂志的少了,不过,买彩票的韩国人多了。”

Power by DedeCms